买来的老婆 作者:子夜极光

现代 黑道 腹黑美强攻 漂亮弱受 男男生子

“爸,家里出什么事了?”

晋凡晋迁兄弟俩被父亲十万火急地召了回来。

“公司最近出了点问题,损失了很大一笔钱,若是没有人借钱周转一下的话很可能会倒闭。”晋铭远的声音很沉重,晋氏成立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严重的危机。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感到很意外。

“爸需要多少钱?”晋凡问道,不管需要多少资金,他得先知道个具体数字。

“一亿五千万左右。”晋铭远说道。

“美金?”

“嗯。”晋铭远点头。

“不会吧。”

两人都感到十分头痛,这么大一笔钱,一时间让他们到哪儿去弄?但是,不管怎么困难,毕竟是自己公司,总不能看着公司倒闭吧。

“我们分头去想办法吧。”

“好吧。”

“也只能这样了。”

      ★       ★       ★

晋氏在商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公司,晋凡晋迁两兄弟在各方面都很出色的条件让他们在年轻一辈中脱颖而出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

夜。

幽蓝,是一家晋凡常去的PUB,在这里他可以毫无顾虑地放松自己,这天,他是和自己的好友陈建一起来的。

“阿凡,今天是怎么了,只顾着喝酒。”陈建拍着他的肩问。

“公司里出了点事情。”

一亿五行万美金,让他上哪儿去找啊。

“资金周转不灵?”陈建问,这是公司常见的问题,“缺多少,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你帮不了我的。”晋凡苦笑一声。

陈建是他高中时就认识的好友,两人认识了十年多了。他最近刚开了一家公司,处于起步的阶段,哪有余钱来帮他啊,而且那么大一笔数目。

“干嘛,嫌少啊?”

“你的公司刚开,正是用钱的时候,再说我需要一大笔钱,你那点钱根本不够,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陈建推开缠着自己的艳丽女子,坐到他身边,“那你打算怎么办?”

“去想办法筹钱喽。”他无奈地笑。“明天开始我就去各家银行走走,看看有没有银行肯贷款给我们。”

     ★      ★      ★

直至深夜,晋凡才从PUB里出来,陈建搭上了一个娇艳的女郎先走了,这会儿不知道在哪儿风流快活呢。

“唔……”

出门不多远,他就撞到一个人身上,反弹的力量让他站不稳地后退两步,差点就要跌倒在地,就在这时,一双手伸过来拦腰抱住他让他免于跌倒的遭遇。

“怎么样,哪儿撞疼了没有?”

晋凡抬头一看,“是你?”

眼前这个抱住他的男人拥有一张和女人相比也毫不逊色的脸庞,个子比他矮了大半个头。他的名字是聿,很有钱也很有势力,他对他的了解仅此而已,其他的一概不知。

哦,对了,还有一点。聿是个同性恋,纠缠他已有好多天了,只是他一直都没有答应。到目前为止,两人相识也有快一个月了。聿说过,他给他一个月的时间考虑,若是他一个月后还不同意,就别怪他不择手段。

呿,谁理他。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你的意思如何?”聿问。

“我跟你说过我不是gay,,要找你找别人去。”本来就为家里公司的事烦心,又遇到对自己纠缠不休的人,晋凡的语气有些冲,“放开我。”

“好吧。”聿笑了下放开了他。

“啊……”

一股剧痛从肩颈传来,眼前一阵阵发黑,他无法置信地转过头,一个保镖模样的人站在他身后,他终于支持不住,晕了过去,身体软倒在聿的怀里。

“你终于是我的人了。”聿在晋凡唇上印下一吻,轻松地横抱起他走向巷子外等候的车子。

     ★         ★         ★

不……不要动了……好痛……

半睡半醒间,他就感觉到几乎要把他撕碎的痛楚。他奋力张开眼,与此同时,被强力贯穿的痛楚在体内炸开。

他痛得眼泛泪花,视线模糊。

眼前的情形让他惊呆了。

“宝贝,你好紧。”

说着又是一阵猛烈的撞击。

不熟悉的房间里,他躺在一张豪华的大床上,双腿被曲起打开,被一个男人不停地侵犯。

是聿。

“放开……唔……”

又一下猛烈的撞击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好卑鄙,竟然趁他昏过去的时候强占他。

看着他愤恨不甘的眼神,聿只觉得欲火更盛,下身更加使力插入身下人儿的体内,惹得他不住讨饶。

“不要……好痛……”

在聿狂猛的侵占下,晋凡觉得自己仿佛暴雨中娇弱的小花般不堪折腾,聿的每次进出都让他害怕自己会被他撕裂开来,晋凡双手死死抵住他的胸膛,却仍无法阻止他一次次的占有。

晋凡希望自己可以再次昏过去,就不用承受这一切了,但这怎么可能?

聿抓住他的手固定在床头,低下头堵住他张口欲言的嫩唇,舌探入他口中肆意翻搅。

晋凡想也不想就咬了下去。

“啊!”聿疼得叫了一声。

淡淡的血腥味在口中扩散开来,所有的掠夺都停止下来。只有聿的分身还占据着他的体内,他的双腿仍是被抬起的,他稍稍松了口气。

聿的眼危险的眯起,他单手捏住晋凡的下巴,凑上去就是让晋凡喘不过气来的狂吻。

全身虚软的晋凡根本无力抵抗。

“今天晚上我不会让你睡了。”话音未落便是比之前更加狂野的律动。

晋凡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唇被肆意品尝,下身被猛力贯穿,他好难受。“唔……不……啊……”

“叫我的名字。”聿声音喑哑地说道。

“聿……唔嗯……”被强力贯穿的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又被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晋凡感到一股热流射入体内最深处。终于结束了……

晋凡闭上眼,好累。

聿紧紧抱着他,还含不得从他体内退出。这个人终于是属于自己的了。他亲昵地吻吻他的唇。

“你……快点……出去……”晋凡虚弱地轻语。

体内含着聿的分身,他觉得很不舒服。

“宝贝,你体内好舒服,又紧又热的,你让我怎么舍得退出去呢。”聿不正经地调笑道。

“你……”

晋凡狠狠瞪他一眼,只可惜这一眼因为他身体虚软无力而全无平日的凌厉,带着泪水的眸子反而透出媚眼如丝的味道,唯一的作用就是再度激起了聿心头本就未熄的欲火。

“不要……放开我……”

感到体内异样的变化,晋凡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要……他好累好难受,他不要再被……

“我说过,今晚我不会让你睡了。”

体内传来的酸涨感让他手足无措,随之而来的冲撞更是让他难过极了。他虚弱地挣扎着想推开他,却没有力气。

“啊……不要……我错了……呜……求你……”

这一夜,晋凡在聿身下被疼爱了整整一夜,直到天明。他好后悔咬了他,不管他怎么求饶,聿都没有停下来。

★★★

  

经过这一番折腾,晋凡在床上整整躺了三天才能勉强下床走路,只是每走一步就会牵动酸麻肿痛的下半身,让他忍不住低呼。

“不是让你卧床休息吗,又不听话了。”

处理完公事,聿忙赶回来陪他的宝贝,一进房门就此看到晋凡没有乖乖休息。聿上前一把抱起他向里面的卧室走去。

晋凡脸一下红得像苹果一样。虽然他被这样抱了很多次,对聿惊人的力气已不感到吃惊,可被一个这样美丽纤细的少年打横抱着,他是怎么都觉得不好意思。

轻轻把晋凡是放在床上,聿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药膏。

“该上药了,宝贝。”

“我自己来。”晋凡忙伸手去拿药。

“听话,转过去趴着。这几天不都是我帮你吗。”

那还不是你强迫我的!晋凡在心里嘟哝着,但还是乖乖地转身趴在床上。

聿掀开他身上的睡袍,把他的内裤脱下。“把腿打开。”

强忍着羞耻微微打开双腿,就感觉聿用手分开他的臀瓣,将湿润的药膏涂进他体内。

“聿。”穿好衣物,晋凡躺在床叫道。

“什么事?”

“我想回家看看。”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他又好几天没回去了,家里现在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他好担心。

“不准。”本来还带着怜爱笑容的聿闻言立刻沉下了脸,“这里就是你的家,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许去。”

“我不能丢下家人不管,我要回家。”

“不就是一亿五千万吗,我可以给你。”他的事他早调查得清清楚楚了,“从今以后,你必须乖乖留在我身边,没有我陪着你哪儿也不准去,怎么样?”

晋凡一愣,“你到底是什么人?”

晋氏的财务危机现在还是个秘密,知道的人五个指头都数得过来。他是怎么知道的?

聿一笑,“这个以后我会告诉你,你到底答不答应?”

答应?不答应?晋凡皱起了好看的眉。

聿握住他的手,说:“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不会放你走,我只是要你亲口说你会留在我身边。”

“我……”

“再不点头的话,我可要加条件喽。”

晋凡白了他一眼,他人都在这儿,还有什么条件?“这钱算我借你的,以后我再还你好不好?”他可不想一辈子都被个男人拴住啊。

聿摇摇头,“你不答应的话,我不会给你一分钱。”

“你……”晋凡气呼呼地看着他。转念一想……

唉,算了,反正自己都已经被吃干抹净了,聿对他也蛮好的,就答应他好了。说不定时间长了他厌了,就会放他离开的。“我答应你。”

★★★

第一次和聿相遇就是在幽蓝,记得自己当时对他是相当惊艳的,若不是聿所表现的绝对强势让他下意识地想逃,他不会那排斥他。

现在,为了解决自家公司的财务危机,他居然答应了做聿的妻子,而且昨天夜里聿还说要让他为他生个孩子。

可恶啊——

他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要怎么生孩子?就算他去变性也是生不出来的啊。可聿的表情是那样信誓旦旦,唉,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在这里待了好几天了,聿告诉他钱已汇入晋氏公司的账号,要他不要担心。好无聊,每天只是对着电视还有书本,聿不准他打电话,更不准他上网。切断他所有对外联络的通道。

他真的是个很霸道的人。

他工作很忙,有时会很晚才回来,而且总是爱占他的便宜,亲亲抱抱,然后压倒他。让他不堪负荷的是,聿的精力不是一般旺盛,在被他做了那种事后,他总要在床上躺个一两天。唉。

“宝贝,很无聊吗?叹什么气啊?”

熟悉的声音,他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了。

“聿,让我出去走走好不好?好闷。要不你陪我去好不好?”

看来他真是闷坏了。聿笑着看着他。“可以,我们现在就走。我带你走一个好地方。”

晋凡有些惊讶,这么爽快?不知道为何,晋凡觉得他的笑容别有深意,看得他浑身发毛。

“去哪儿?”

“去了你就知道了。”

      ★        ★        ★

医院?这就是他说的好地方?“聿,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大事。”聿叫所有随行人员都在外面等,便着他走进了医院。

到了一间空无一人的手术室前,聿打了个电话。“迪森,准备好了吗?”

“OK。”

晋凡好奇地看着聿,什么准备好了没有?

“走,进去吧。”

疑惑地被带进手术室,还未看清里面的布置,就被跟在身后的人推倒在手术台上。“聿,你要做什么?”晋凡吓了一跳。他挣扎着要起来,但聿压制住他的力量让他无法动弹。

“宝贝,我要你。”

晋凡吃惊地看着他,别告诉他他把他带到这里来是为了抱他。与其这么奇怪的地方他宁愿回去让他抱个够。

聿一把拉下他的裤子抚上他的欲望,不意外地听到晋凡的惊喘,这些日子以来,凡的身子已被他调教得异常敏感。

“聿……唔……不要在……这种地方……”

“乖,听话。”

晋凡最终还是臣服在聿的爱抚中,略略抵抗又忍着紧张和不适让他进入自己。他总觉得今天的聿好兴奋,弄得他不堪负荷,最后居然还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时,身边不仅有聿,还有一个金发男子,幸好,他的衣服已经被穿好了。

“醒了?我们该回家了。”聿怜爱地吻了吻他的唇。

“好。”晋凡撑起身,却立刻感觉到肚子里好痛,那是源于身体内部的疼痛,他不由不适地皱起眉,手抚着小腹,“痛……”

“很快就不痛了。”聿心疼地抱起他。

“聿,最近半个月,最好不要让他做剧烈运动,半个月以后别忘了带他来复查。”金发男子提醒道。

“忘不了。”聿点头,抱着晋凡走向在外等候的手下。

复查?他怎么了?

“聿,我得什么病了?”最近他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啊。

他的肚子怎么了?为什么会痛?

说着,聿已抱着他来到了医院外。晋凡这才惊觉这么多人看着,他却还被聿抱在怀里,他不由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聿,放我下来,我能走。”呜……好丢脸喔。

“嘘,别动,我喜欢抱着你。”

聿的话让晋凡的脸更红了,他只能把脸埋在聿胸前以掩饰自己脸上的红晕。而且,在聿怀里,肚子里的疼痛仿佛减轻了不少。

以轻得不能轻的动作把怀里的人儿放进车子,他也上车坐在晋凡身边,“开车,慢点。一定要稳。”

“是,主人。”

车开得稳,晋凡几乎感觉不到丝毫震动。

他被聿再度抱入怀中。

“肚子还疼吗?”

晋凡靠在聿怀里,微蹙着眉隐忍着。“我怎么了?”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抓着聿的衣襟,“我肚子里面……好痛……”

聿稍欠了欠身,拿出刚才在医院里迪森给的止痛药,“来,宝贝,把这个吃了,很快就不痛了。”

和水吃了药,晋凡又觉得昏昏欲睡,聿刚刚要了他好几次,他好累,好想睡。

药渐渐发挥了作用,感到腹中的疼痛渐渐减轻,晋凡在聿怀中也渐渐沉入梦乡。

看着在怀中睡着的人儿,聿不禁收紧了手臂。他好爱他,这辈子他都不要放开他。

半个多小时过去,他们再度回到了别墅。

“聿,到了吗?”车停了,晋凡就醒了。

“等等,先别下车。”聿拉住他,“来人,去拿床薄被来。”

刚睡醒的人就出去吹风,会着凉的。

女仆拿来了薄被,聿把晋凡用被子包严,自己先下车,然后把他从车子里抱出,半睡半醒间的晋凡毫无反抗地任他摆布。

聿把晋凡放在卧房的大床上,为他脱掉衣服,又盖上厚一点的被子。

聿今天的态度好奇怪,仿佛他是什么易碎品。

“聿,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聿的态度让他极度不安,而腹中莫名的痛楚更让他心怀忐忑,他想知道,就算是得了不治之症,他也要死个明白。

看着他不安的模样,聿在床沿坐了下来,“别担心,你没有生病,今天我带你去医院只是要迪森给你动个小手术而已。”

“小手术?做什么?”他不解。

聿笑笑地低头亲亲他的唇,手不老实地脱去他的衣服。

“你……你干什么?”晋凡的脸控制不住地红了。

“这还用说吗?宝贝。”

不像往常,这次聿只要他两次就退出了他的体内,以前每次情事结束后,他都累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而且聿这次很温柔,让他感到意外的极至的温柔。

      ★       ★       ★

他觉得很累,最近他觉得全身都觉懒洋洋的不愿动弹,有些无力,却又说不出原因。

      ★        ★        ★
  

日子一天天过去,晋凡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

在他的记忆中,他还从未没有离家这么久过。

“聿,让我回家一次,好不好?”

晚上,晋凡再度提出了这个要求。

每次他提出这个要求,聿总会很不高兴,这次也不例外。

“我说过不许你离开,你乖乖待在这里。”

他会拒绝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晋凡真的很担心家里的情况,离家这么久,他很想念家人,真的很想回家看看。

“我只去一天,当天就回来,好不好?”

“不行。”聿就是不愿他离开。

“为什么?我担心他们,想回去看看出不行吗?”晋凡下定了决心,这次他一定要回去。

“你是我的妻子,自然就该待在身边。”聿语气强硬地说。

“话是没错,可是我也不能抛下我的家人不管,”晋凡有些激动,他是答应做他的妻子,可那也不代表他得切断和家里的一切联系。

“我不是已经给了你一亿五千万了吗?”晋凡的一再坚持也挑起了聿的怒气,“你已经是我的人,就该乖乖听我的话。”

聿说完就拂袖而去。

晋凡仿佛挨了重重的一巴掌,整个人都呆住了。

良久,他闭上了眼,眼角隐然有了湿润的痕迹。

是啊,他还有什么好争的,自己都是聿花钱买回来的,他还有什么资格去和聿提什么要求?

是他太不自量力了,是他没有认清自己的身份……

      ★       ★       ★

“宝贝,起床了。”

在书房里待了一夜,天一亮聿就回到了房间,昨天他一摔门离开就开始后悔了,只是放不下身段向他道歉。

晋凡张开了眼睛,露出一丝微笑,就像每天早上一样,只是聿立刻发觉了他的变化。那笑容已失去了往日的纯美,仿佛这笑容只是一张面具。

“为什么要这样笑?”这个笑容好假,“你以前不会笑得这么虚假的。”

晋凡的表情一僵,笑容凝在了唇角,然而,只一两秒钟,他反而笑得更加灿烂了,“怎么了?你不喜欢我笑吗?”
他说着,伸手搂住聿的脖子,送上一个吻,“早安。”

“凡!”聿皱起了眉。

“不要生气了嘛。以后我会乖乖听话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不好?”

晋凡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柔顺态度,然而,聿的心头却涌起了莫名的不悦,这不是他的凡,晋凡从不会这样没有个性。

“凡,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晋凡张大了疑惑的眼,“什么变成这样?原本不就该是这样吗?”

“该是?”

“我是你买来的人嘛,自然该听你的话了,对不对?”晋凡笑得很温柔很温柔,可聿却感到打心底的冷,“以前是我不对,我不该提那种要求的,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我会乖乖留在你身边的。”

“不,是我的错……”

晋凡打断了他的话,不让他把话继续说下去,“不,是我没有认清自己的身份,你并没有错……唔……”

再也听不下去了,聿以唇堵住了那两片吐出让他心痛的话语的唇瓣,在到身下的人儿因缺氧全身无力地瘫软才放下他。

“对不起,宝贝,我不该说那样的话的。”

晋凡喘息了许久,摇了摇头,“没关系的,反正……你说的……都是事实,我的确只是你买来的……男宠……”

聿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了。“不!你不是,你是我的妻子,”他好后悔说出那样的话伤了他最心爱的人。

晋凡忽地掩住了唇,一把推开他,冲进了洗手间。

“呕……”

好难受,胃不住地翻腾。

早起没吃东西,他也吐不出什么,只是不停地干呕。

“怎么样,好点了没?”聿轻拍着他的背,又倒了杯水给他漱口。

吐完了,晋凡又被聿扶回了床上。

“去吃点东西,然后我送回家。”

晋凡默默地看了他一眼,许久才说:“你说过不许我离开的,不是吗?”

“我是想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聿叹了口气,说:“我出去办公事的时候都在想着你,你一提要回家时,你知道我会有多害怕吗?”

晋凡心中一震,聿也会害怕吗?在他面前,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那样强势,仿佛没有仿佛任何事可以难住他,“你害怕什么?”

“你的心并不属于我,我怕你一回去我就会失去你。你的家人不会支持我对你的感情的,在你的心完全属于我之前,我一点都不愿让你回去。”

晋凡从来没有想到聿会是这种想法,难怪他总是不放他回家,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来?他知不知道那样的话是多么伤人?他真的喜欢他?还是那正是他心中所想……

“对不起,宝贝,我真的是太生气了才会那样说,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除了你,在这里我谁都不都认识,每天都关在这屋子里,你知道我有多无聊吗?我知道你每天都尽量抽时间来陪我,可我真的好闷。我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有你帮忙我知道没问题,可我毕竟还是想回家去看看,你怎么可以……”他说不下去了。

“是我不好。”聿心疼地拥紧他,他只顾着自己而忘了去考虑晋凡的感受,“我会改的,原谅我,宝贝,我不会再这样了。”

吃过了早餐,聿亲自送晋凡回去。

“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晚上我来接你。”

“好。”

“走路一定要小心,不许做剧烈运动,知道吗?”

“我知道。”最近这些天,这是他最常听到的话了,他又不是什么易碎品,真是的。“好了,你去办事吧,我进去了。”

“好吧。”聿拉下他在他唇上印上一吻,“去吧。”

      ★        ★       ★

回到离开了一个多月的家里,家里只有管家林伯和刘嫂。

“大少爷!”

见到他,两人的表情真是又惊又喜。

“爸和阿迁呢?”他问。

“老爷和二少爷……”两人的表情有着说不出的怪异。

“怎么了?”他们怎么这副表情?

“老爷和二少爷现在都不在这里住了,老爷现在和翔云集团总裁龙先生住在一起,二少爷他搬到易帮总部去住了。”刘嫂回答道。

“什么?!”晋凡吓了一跳。

不会吧,短短两个月不到,父子三人都被男人给捉牢了。

“现在想找他们只能到公司去,他们每天还会正常上班的。”林伯又补上一句。

“大少爷,这一个多月你去哪儿了?大家担心死你了。”

“别问那么多了,林伯,麻烦你去一下公司,就说我回来了,今天想和爸和阿迁吃顿饭。我只能待一天,晚上我就得走了。”

“好。”林伯应了声就去办了。

“大少爷,您先去休息一下吧,老爷和二少爷回来后我去叫您。”

“那就麻烦你了,刘嫂。”

晋凡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里,换上家居服,突地胃里一阵翻腾,他立刻冲进了洗手间。

最近他也不知是怎么了,经常会觉得恶心,却又吐不出什么。早上的时候症状最严重,而看他这样,聿又是一种又怜惜又是欣喜的表情。

“刘嫂!”他按铃叫刘嫂上来。

“什么事?大少爷。”

“我想吃酸梅,家里有吗?”他问。

“有,我给您拿一些上来。”刘嫂很奇怪,平时大少爷对酸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今天是怎么了。

晋凡懒懒地躺上床,片刻,刘嫂用小碟盛着一些酸梅上来。“刘嫂,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等爸和阿迁回来你来叫我一声。”

“是的,大少爷。”她说完就下去了。

晋凡拿起一颗梅子含进口中咬着,恶心的感觉被压了下去。

他只睡了一会儿就被刘嫂叫了起来,听说他回来了,晋铭远和晋迁急忙赶回了家中。

面对父亲和弟弟的询问,他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说出了实情。

“聿?这个名字好熟悉。”晋迁思索了片刻,他好像听易天轩提过这个名字。“大哥,你说的聿是不是比你矮半头,长得很漂亮,左臂上还纹着一束金红的火焰的人?”

晋凡惊讶地看着他,“对呀,你认得他?”

“是天轩告诉我的,聿的全名是成聿,是圣阳集团的总裁,在黑道影响力也不小,他和天轩算得上是好朋友。”他听天轩说过成聿得到了他想要的人,可是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的大哥。

第一次了解聿的身份,居然是从弟弟的口中。唉,他居然让一个这样出色的人对他情有独衷。

“老爷,大少爷,二少爷,可以开饭了。”

晋凡是最爱吃海鲜的,刘嫂特地为他做了许多。

“大哥,你好久没回来了,多吃一点。”晋迁把一只剥好的虾放进他的碗里。

晋凡笑着点点头,用筷子挟起来,可刚送到嘴边,那种海鲜特有的味道让他当场色变。

“大哥,怎么了?”晋迁看了父亲一眼,两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快步走向洗手间的晋凡,忙跟了过去。

大哥这是怎么了?平时他最爱吃的就是海鲜,今天怎么一闻到虾的味道就干呕个不停?

“叫刘嫂拿点酸梅来。”晋凡勉强说完,又是一阵干呕。

很快酸梅就拿来了,晋凡拿起一颗塞进嘴里,好不容易压下了呕吐感。

看着晋凡变得又爱吃酸又爱恶心的样子,刘嫂奇怪地嘟哝一句,“怎么像怀了孕的女人似的?”

“刘嫂,你说什么?”晋凡追问道。

“大少爷的样子好像女人害喜的反应似的。”晋凡脑子嗡的一下,脸色大变。

“大哥,怎么了?”晋凡的反应让晋迁吃惊。

害喜?会是吗?他心中乱极了,聿曾经信誓旦旦地要他为他生个孩子,之后又带着他去做的那个手术……

“爸,阿迁,我想上去躺一会儿,你们陪我上去好吗?”

进了房间,他把房门关严。“阿迁,你有没有当医生的朋友?”

“有啊,莫枫不就是吗?我叫他来。”

“好,让他快点。”他一急,把阿枫都给忘了。

★★★

半个小时后,莫枫到了。

心乱如麻的晋凡脸色苍白地等待着,莫枫很快就给他做了检查。

“阿枫,凡儿到底是什么毛病?”晋铭远问。莫枫给晋凡检查完时,他的表情像是被雷劈到了似的。

“他应该是有了身孕了,但是……这怎么可能?”

所有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晋凡颤着手抓起了床头的电话,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聿,你在哪里,我有事要和你谈谈。”

“你不是要和家人聚聚吗?宝贝,我晚上就去接你了,这么想我吗?”

“你赶快过来,不然……不然我就去医院把孩子打掉。”

“你敢!”聿立刻语气大变,“别生气,宝贝,我马上就到。”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聿的话打消了晋凡最后一点怀疑,他肚子里真的有了他的聿的孩子?他该怎么办,心里好乱。

不到半个小时,聿就到了晋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晋凡一看到聿就大声责问,只是他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的似的。

他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居然怀了聿的孩子,他是个男人啊,他怎么能为另一个男人生儿育女?

“是我让迪森给你做的手术,”看来凡还是不能接受,但他不会让他打掉孩子的。“我们回去说,宝贝。”

聿抱起他,对着晋铭远说道:“爸,凡我先带回去了,以后我会常带他回来。”

晋铭远点了点头。

★★★

晋凡的回家之行因这意外的插曲而提前结束了。

回去的路上,他的表情一直都是慌乱无措的,聿也一直紧紧抱着他。晋凡想推开他,可只有在他怀里,慌乱的心才能得到稍稍的平静。

“为什么要这样做?”

在聿把放到床上时,他说了从家离开后的第一句话。

“我想要个孩子,一个你为我生的孩子。”轻柔的吻落在他的唇上,“我爱你,宝贝,我只想要个我爱的人为我生的孩子。”

“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蓦然之间让他知道自己有了身孕,这冲击有多大,他能了解吗?

“和你商量你一定不会同意的。”聿脱掉彼此的外衣,换上睡衣,上床搂着他,盖严被子。“我的事业需要一个继承人,若是你不愿为我生的话,我就只能到孤儿院领养一个,但那毕竟不是我亲生的骨肉。”

“我不想生孩子,我是个男人啊。”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他想把孩子打掉。

“不许打掉孩子!”看出他的想法,聿立即喝止,“我只想要个你为我生的孩子,我们只生这一个好不好,以后我不会再不经你同意就做这样的事情了,好不好?”

“可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人?若是产期到了怎么办?被人知道了一定会上报纸头条的。”

“别担心,我会安排好的。”他安抚地亲亲他,“我会叫迪森来家里为你接生,没有人会知道这孩子是你为我生的,对外面我们就说是领养的,等孩子长大懂事时我们再把真相告诉他。”

听起来不错,可他还是不高兴。他是个男人耶,居然要生孩子。

可是,想想,算了,反正人是他的了,孩子也有有,就依着他吧。但是,“为什么是我生?你怎么不生?”他赌气地说。

聿露出邪气的笑容,狼爪不安分地摸上他的臀部,“因为你是我老婆嘛。”

“唔……讨厌,拿开。”晋凡脸庞微红。他还是无法适应聿总是爱调戏他,占他便宜,以前的情场经验都不知到哪儿去了。

“不。”聿被他的羞涩弄得狼心大动,“宝贝,我已经有好几天没碰你了。”

晋凡被他哀怨的语气逗笑了,“不行,万一伤到孩子怎么办?”

“没事的,我问过迪森了。你现在的情况比较稳定,只要我节制一点,就不会伤到孩子。”说着话,他已经剥光了晋凡的衣裳。

晋凡没有再推拒,抬起手环住了聿的脖子。

几天没有碰他,他变得好紧。这些日子以来,他怕伤着他腹中的孩子,又怕累着他,,他们之间的情事已经少了许多了。

“嗯……聿……轻点……”

晋凡因为不适而微红的眼让聿几乎失控,但他顾及宝贝肚子里的孩子还不敢太放肆。

“放松,宝贝,不然你会痛的。”

自从他怀孕后,聿就近发现他的身体变得比以前更敏感了。

晋凡感觉得到私处被聿的手指进出、拓宽,有时他真的很讨厌自己的身体,只要聿两三天没碰他,私处就紧得如同初夜似的,让他再接受聿时会觉得很痛。

“痛……唔……”

晋凡用力抵住他的胸膛,急促地喘息着,锐利的眼眸蒙上一层薄雾。

“放松下来,宝贝,不要用力。”聿怜惜地吻着他的唇,“我不想让你痛。”

聿轻轻地小幅度地抽动着,让身下人儿身子放松适应。

过了片刻,晋凡的身体终于完全为他打开了,聿的动作变大了,晋凡跟不上他,只能被动地承受着他所给予的一切……

         ★        ★        ★

晋凡发誓他再也不要生孩子了,好难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是男人,他害喜的症状很严重,一阵阵涌上的恶心感让他频频跑向洗手间。

头整天晕晕的,头重脚轻,身上懒懒地不想动只想睡觉,又吃不下东西。

“好点了没有?”聿看他吐完了,就拿过水杯让他漱口,扶他回床上躺下。

“我再也不要生孩子了,你听到没有?!”

晋凡冲他大吼,只可惜因为身体不适,他的吼声听起来仿佛是在撒娇似的。

“好好好,我们说好了只生这一个不是吗?”聿笑着把一颗梅子塞进他的嘴里。

晋凡闭上眼气息不稳地咬着梅子。

“喝点鸡汤好不好,你今天都没吃什么东西。”

“我不想喝。”晋凡摇摇头,一想起鸡汤的味道他就觉得恶心,他觉得聿想把他喂成小猪,一天到晚就是想他让他吃这吃那的。

“那你吃什么,我叫人去做。”自从怀孕后,他瘦了不少。

本来怀孕就是对身体的极大考验,他的宝贝有了他孩子后后害喜的症状就很严重,又不想吃东西,这些日子以来,他瘦了。

“我真的不想吃,陪我睡一下好不好?”

“当然。”聿笑了,躺上床拥他入怀,“先睡一下,等你醒了,无论如何要吃点东西,我好担心你。”

“好。”

晋凡在聿怜爱的目光中很快睡着了。辛苦他了,为他给他生个孩子,他受苦了。

     ★         ★         ★

晋凡醒来时,已是黄昏。

房间里暗暗的,没有开灯,

身边已没有聿的身影,被褥间尚存的余温告诉他聿刚离开不久。

他好像真的爱的聿了,在醒来时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他在不在身边。聿不在,睡觉也睡不踏实。他对聿的依赖越来越大的。

手抚上微微隆起的小腹,这个小家伙,可把他给折腾惨了。

门发出极轻微的响动被推了开来,他转头看去。

“把灯打开吧,他已经醒了。”

灯亮了,晋凡被明亮的灯光刺得闭了闭眼睛。

“想不想吃点东西?”聿走到他身边。

“我想吃点清淡的东西。”晋凡说道。

“好。”聿高兴地笑了。他终于愿意吃点东西了。“我马上叫人去做。”

晋凡在他的帮助下坐了起来。

“还头晕吗?”聿问道。

“还好。”睡了一觉感觉好一点了。“整天除了吃就是睡,我都快变成猪了。”

聿皱眉不赞同地道:“还猪呢,你看你现在都瘦成什么样子?让你多吃点东西也不肯。”

“没胃口嘛。”晋凡无力地笑笑,他也知道为他孩子也为了自己的身体他应该多吃点,可他就是没胃口。

饭菜很快就送了上来,却摆了一桌子,光看就觉得饱了。

“呃……聿,我不饿了。”

“不行,不饿也得吃。”聿一把抱起他走向桌边。他说什么也得让他吃点,再瘦下去,他就只剩一把骨头了。

半强迫他吃下些东西,看他实在是吃不下了才抱他回床上。

       ★         ★         ★

随着产期的接近,晋凡肚子越来越大,最后那一个多月,他连躺都躺不下去,只能半靠在床头睡,还好有聿抱着他,让他舒服一点。

生产的日子近了,他的心情开始变和焦虑。

“想什么呢?这些天你都没休息好。”聿实在忍不住了,本来他问过,晋凡不肯说,他也就没再追问,可这几天他的焦虑越来越严重了。

“我有点害怕。”

“怕什么?”

“会很痛吧?”他听说女人生孩子时一个个都痛得死去活来,叫得让人听了就害怕。

“是会痛一点,别怕,我会陪着你的。”

晋凡白了他一眼,“你陪有什么用,痛的又不是你。”不过,听他这么说他觉得心里好暖,有些安心。

“我知道辛苦你了,我们只要这一个,以后不生了。”聿温柔地安抚着他。

“唔……”晋凡突地皱起眉。

“怎么了?”

“好痛……”肚子痛得很厉害,晋凡难过地皱眉呻吟,“聿,我……我是不是……要生了……”

“什么?!”聿大惊失色,“我去叫迪森来。”

  ★         ★         ★

“啊——”

晋凡死死抓住聿的手,因剧痛而不停地喊叫。

“我恨死你了……啊……呜……”

聿紧紧地抱着他,吻去他痛苦的泪水,“宝贝,用力,很快就不痛了,用力。”

“啊……好痛……”

泪水与汗水浸湿了床褥,这辈子他从未受这么大的罪。

看着他痛得死去活来,聿心疼得不得了。可他又帮不上忙,只能不停地安慰他鼓励他。

“用力点,宝贝,生不来就不痛了。”

“哇——”

随着婴儿的啼哭声,晋凡终于熬过了这关。

全身无力地喘着气,晋凡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被拆散了般。

“还有一个!”

晋凡快昏了,怎么会这样?!

因为第一个已经生完,第二个就容易许多。

听到第二个孩子的哭声,晋凡再也支持不住,连他的孩子都没来得及看就昏睡过去。

“都是男孩。”迪森说道。

聿只是匆匆看了眼孩子们,就叫人把他们送去婴儿房。他最关心的还是他的凡。

  ★          ★          ★

不知睡了多久,晋凡张开了眼。

身体还是痛,他被人紧抱在怀里,熟悉的味道冲塞在周围,聿一直在守着他。

心中滑过一道暖流,一种东西幸福的滋味涌了上来,甜甜的,他动了动。

他的举动弄醒了本就浅眠的聿。

“怎么样?还很痛吗?”聿紧张地问。

晋凡摇了摇头,“我好多了,孩子呢?我想看看他们。”

“他们在隔壁,我叫人把他们抱来。”

孩子很快就被抱来了,两个男孩,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他们长大后肯定是人见人爱。

“谢谢你,宝贝。”聿紧紧抱住他心爱的人。

晋凡笑了笑,“没想到生孩子会这么痛,可现在看到他们就觉得很值得。”

“辛苦你了,我再也不要你生孩子了。”看到晋凡痛得死去活来的样子,他心中的痛比谁都强烈,“等你身体好一些,我们去荷兰结婚好吗?”

“好。”晋凡点点头,他认识到自己已真正爱上了聿,而不是为了公司的财务危机。

聿低下头,深情地吻住了他的唇,“我爱你,宝贝。”

“我……我也是。”他低声说道,耳根悄悄泛红。

聿的心掠过狂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我爱你……”晋凡因为羞涩几乎说不出口,脸上的红晕让他显得更加诱人。

“天啊,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凡的心终于是他的了,他真的好高兴。“你终于完全属于我了。”

“其实,你早就全都得到我了,只是……我不好意思说……”晋凡欠起身吻了聿的唇,俊美的脸上满是羞红。

聿的眼里满是笑与怜爱,谁能想得到凡是如此容易害羞的人呢,只有他才能见得到他脸上的红晕。

能得到他的身与心,此生已无憾。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